北晚新視覺 > 人文 > 地理

京城過年好去處司馬臺,登望京樓可看到北京城,周邊還有諸多古城堡

2019-12-31 05:31 編輯:TF017 來源:北京晚報

春節將至,京城東北近幾年有了一個好去處,去司馬臺過大年,吃喝玩樂,應有盡有。那里是攀登望京樓最近的路。孰不知,去司馬臺登望京樓并非只此一條路,而周邊還有諸多歷史文化與傳說故事。

司馬臺本是長城山腳下城堡之名,古代有“東塔、西寺、南樓、北真武”之說。城堡外東邊為羅家祠堂的靈塔,南面山上建有敵樓,北面山上為真武廟,西邊多寺廟。西邊是西關,也稱下街子,也有集市,為交易之地。以前百姓不能住城堡內,多居住在城西。百姓住進城里,逐漸發展成村落,是城堡失去戰爭作用之后的事。

高文瑞


司馬臺長城敵樓眾多,以“密”著稱。 TAKEFOTO供圖

司馬臺村是個行政村,管轄7個自然村,僅就本村而言,約有100多戶,近400口人。司馬臺以呂、徐、張、王等姓氏人口為多,曾有“呂半城、徐半街、上河有個羅大爺”之說,如今,羅姓不知何因已不在村中。

村北的司馬臺長城全長5.4公里,共有敵樓35座,是一段保留明長城原貌的古長城。由于其特殊的地形條件和修筑者們的智慧創造,長城隨著刀鋒般的山脊奔馳,時寬時窄,時起時落,城臺、敵樓、障墻在很短一段距離內的形式之多,變化之大,在整個萬里長城之中都極為罕見。

相識司馬臺始于照片,陡壁絕巘之上,危樓高懸,驚險刺激。慢說城墻磚階破損,即使完整,攀爬也是艱難。司馬臺長城的“望京樓”位置最高,站在樓臺,西南可望京城,以致成為司馬臺長城的代名詞。不過,筆者去司馬臺長城游覽時,除了關注長城的壯觀之外,把更多的視角放在了司馬臺周邊的諸多古城堡。

易被忽視的司馬臺古城堡

司馬臺本指山腳下的城堡,在古代的性質是關口,作用是這一帶的防御重地。明代萬歷四年編寫的《四鎮三關志》記載,“司馬臺營城堡一座,洪武年建”,說明其建造年代是明初。如今城堡旁開發出古北水鎮,每日游客眾多,停車場邊車水馬龍,打破了往昔的沉寂。但游客們往往關注長城及水鎮,卻極易忽視這座古城堡

古城堡早已殘破,城墻比過去矮了很多,而地面卻相對增高,站得遠些很難發現。歲月流逝,滄海桑田,古城失去了往日的雄風,所幸殘垣尚存。我走近細看,南城墻斷續不整,里邊的材料是毛石,偶爾能見到外包灰磚。墻體堅固,可見明初修建時花費不菲。有一片磚墻保持原樣,高約兩三米,長約二十幾米。磚墻一順一丁(注:建筑術語,指一層磚順砌,再一層磚丁砌),風化嚴重,大部分磚坑凹進去,不過磚縫之間的白灰極為結實,仍堅守在外,好像是打出線格的稿紙,書寫著過去的歷史,記錄著往日的輝煌。

城堡南門還在,門券是舊物。近些年重修了城門,形狀恢復原樣,看得出當年的高大。新修的城門青磚壘砌,與殘磚形成對比,顯出新意。城門有鎖,無法進入,只能另尋他路。

司馬臺城堡北門 攝影:高文瑞

西墻內側有不少巨大的毛石,每塊重約千斤。這些毛石排放有序,墻面平整,一直延伸到城墻北端。古人缺乏如今的現代化器械,施工之艱難可想而知,其智慧與力量值得今人稱道。城堡內部已經過整體改造,西半側從南到北蓋著大棚,四面有墻,沒安門窗,沒鋪地面,很像停車場,但沒啟用。東半側為經過修復的民居,整齊且美觀,有些門樓或房舍似乎還保存著原樣,可見修舊如舊已成為共識。

城堡內無人居住,多是空房。村民搬到了城外的新居,住上了樓房。城中便有了改造的空間,建了點將臺,前為空地,意為習武練兵之地,其實古時演武場多在城外,哪能在城中跺腳喊殺。不過站在這里,可以看到北面山脊上的長城及座座敵樓,體會出古人在此建城駐兵的意義。

北城門存有門券,也依照原樣修復,城門外立著長城保護石碑。正對北門有座影壁,用城磚壘砌,工藝并不精致,不知建于何年。歷經風霜雪雨,影壁上面長出了荒草,頗有一些古意。兩座城門并不正對,而是錯開約三四十米,南門偏向東墻,這是古人講的風水。現代村民也沿襲舊時習俗,喪事走北門,喜事走南門。

現存的兩座城門與古人所記相同。明末清初的《昌平山水記》載:“自潮河川而東二十里為司馬臺。有城,二門,提調一人守之。”有資料顯示,司馬臺營城為方形,城墻基厚5.6米至5.4米,上有垛口。城門高5米。如今城堡四周有墻,高處有三四米,低處1米左右,外包青磚多已不在。上世紀中葉,村里蓋房砌墻壘豬圈時,經常會從城墻上拆磚,逐漸拆成現狀。

司馬臺所處位置群山縱橫,九條山脈相匯于此,稱為九龍口,風水匯聚。城堡定在此地,必經嚴格考察。選址有河水穿過,稱小湯河。建城時做了改造,把河水上游的山梁開了個豁子,讓河水改道,分出兩邊,繞城而過。

城里古跡很多,有衙門府,府門前曾有兩尊石獅,應是提調在此地辦公。衙門府在城的西北,從北門進來向西,便是后花園。前面有一片空地,多年來無人蓋房居住。老百姓認為這里是官府升堂斷案,拍驚堂木、打板子的地方,在這里睡覺不安穩,會被驚醒。

城外有寺廟,多在西側,分別有馬神廟、九神廟、老爺廟等。規模最大的是老爺廟,坐北朝南,大殿內有壁畫,曾經做過大隊部,辦過小學。過去門前有兩株柏樹,七八十厘米粗。突出的是廟中間那株柏樹,高大直立挺拔,直徑約有1.2米,需三人圍抱。老爺廟對面是大戲樓,坐南朝北,面闊三間,歇山頂,灰筒瓦,建得漂亮。戲樓又是廟的門樓,由此入廟,里面能容兩三千人看戲。戲樓后面有道山砬子,稱回音壁,能回音。在這里唱戲,聲音可折射到對面山梁上的巴各莊村。古人建筑有講究,利用山谷攏音,聲波折射,讓聲音傳得更遠。城內外古跡均已不在,戲樓也在“文革”時拆掉了。

司馬臺村名的由來,說法很多。一說唐初名將羅藝被斬,葬于此地。他手下的王司馬甘愿為羅家世代守墓。羅家深受感動,把所屬土地歸王司馬所用。王司馬死后,其子孫與羅家后裔商量,將此地起名為“司馬臺”。二說隆慶五年(1571)戚繼光任薊州總兵后,從古北口到后川口視察,司馬化日向戚總兵建議,用自己的軍餉,發動當地百姓修筑長城。五年后,戚繼光再次到后川口,說道:“你司馬大將戰功卓著,又修了長城和城堡,我看就用你的姓叫‘司馬臺’吧。”三說宋朝潘仁美掛帥。帳下一名校尉叫黃龍,搶來一對雙胞胎姊妹送給潘仁美。少女的父母苦苦哀求,無濟于事。百姓憎恨黃龍,于寨外的山口設下陷阱。黃龍連人帶馬跌入坑中,馬腿折斷而死,故稱 “死馬臺”, 后來人們覺得晦氣而不雅,便諧音為“司馬臺”。說法還有其他,離不開官職、姓氏、諧音三種。

望京樓可看到北京城

司馬臺長城構思精巧、設計奇特、形態各異。這里長城的墻體,既有常見的城墻類型,也有適應懸崖峭壁的山勢而建的“半邊墻類型”;既有隨緩坡而舒展的馬道,也有陡坡上以大階梯疊進的“天梯”。空心敵臺形式多樣,同樣令建筑史家嘆為觀止。僅敵臺上的望亭,就有一間房、三間房、三間房加前后廊,三間房加周圍廊等幾種,屋頂有歇山、懸山、硬山、卷棚和重檐懸山式多種。在很短的距離里,城墻和敵樓形式之多,變化之大,在萬里長城中極為罕見。

北京周邊長城上的許多座烽火臺、敵樓,也被人們冠以“望京樓”之名,并賦予神奇的傳說。最有名的當數司馬臺望京樓了。司馬臺望京樓是司馬臺長城的制高點,海拔986米,為空心三眼樓,二層磚結構。登臨其上,視野開闊,景色壯觀,東觀“霧靈積雪”,西望“蟠龍臥虎”,北看“燕山疊翠”,南瞧“水庫明珠”,大好河山盡收眼底。據說在雨后晴天、萬里無云之時,佇立樓上,可以依稀望見北京城,夜晚還可以看到北京城的萬家燈火。

司馬臺望京樓。攝影:趙振昌

這座望京樓也有故事。傳說當年修筑時,運送條石死傷許多人,仍運不上去。此事感動了玉皇大帝,派二郎神下凡。當夜,二郎神來到老虎山下,見到堆放在那里的條石,將神戟一晃,變成趕山鞭。一塊塊條石,變成一只只大山羊,直奔山頂,不多也不少,正好夠用。此時,一個士兵出帳小解,見二郎神趕羊,嚇得驚叫一聲,回頭便跑。二郎神大吃一驚,騰身上天,慌忙中不慎將幾十塊條石踢下山去,落在東面的山坳里。于是,望京樓的條石就缺了幾十塊。至今登望京樓時,會看到樓底十二層奠基條石中有五層是用碎石塊壘砌的。山下堆放著幾十塊條石,當地人稱此山坳為“條石坳”。

傳說當不得真,卻能反映出這里文化底蘊的深厚。此地多有磚窯,說明這里修筑城墻城堡,用磚量極大。至今還保存著舊磚窯遺址。人員往來,士兵、民工、商旅匯聚,文化積淀自然豐富。

山上四棵柏樹,那就是娘娘廟。寺廟已無,柏樹猶存。山腳下的沙嶺溝村,原是個小城堡。沙嶺溝村是個自然村,僅有六七戶,二三十口人居住,2010年改造搬遷時只剩兩戶人家。城堡建在山坡上,方向并不規整,東北西三面墻僅幾十米長,坡下最長的南墻也只近百米。城堡下便是兩山之間的關口。現在城堡里人、物皆無,一片空曠,樹木叢中,隱約看到1米多高的殘墻。光緒《順天府志》《日下舊聞考》等志書中果有記載,稱為“沙嶺”“沙嶺砦”“沙嶺兒砦”。京承高速從村邊高架而去,遠處能看到金山嶺長城的五眼樓。

司馬臺西北方向八九里還有個小城堡,隱在山坳里,把守住山口。這是磚垛子寨,也是個自然村,十幾戶,四五十口人。約30年前,村里人便搬走了。這里有北齊時期的長城,再向北是明代金山嶺長城。朝代不同,而防務意識相合。城堡并非正向,而是隨山建造。城堡利用了北齊城墻,約略算作北墻。從遠處看,殘城像個三角形或是梯形,樹林叢中,能看到1米多高的殘墻。光緒《密云縣志》稱為“磚垛子口,通步”。《四鎮三關志》稱為“磚垛子關”,“俱外通大川,各墩空,俱通騎,極沖”,這一帶多是這種地形。志書雖沒記有堡寨,在這險要之地,明朝人不會疏忽放棄。城外有個小水庫,無名,稱為磚垛子長壩,間接顯示出這里的地形,群山環抱,一面有口,才適合建水庫。

這一帶關寨眾多,《日下舊聞考》載:“古北口下關砦九,盧家安砦,鴉鶻安砦,司馬臺砦,丫髻山砦,沙嶺兒砦,磚垛子關,龍王谷關,師坡谷關,古北口關。”九座關寨都在明初洪武年建。長城上還有從多敵樓,構成了嚴密的防守。司馬臺水庫邊上就有小城堡,東北方向,相距約3里,發現過寨子遺址,有城墻地基。1984年,殘墻還有1米多高,現在遺址無存。有人認為可能是司馬臺寨。《四鎮三關志》載有:“司馬臺寨,洪武年建,本隘口窄,通單騎,沖。”有的地方也有把小寨改造為營城。關寨多也證明了這里地形復雜,軍事地位重要。

望著山上座座相連的敵樓,密集程度,便能感覺到當年軍情的緊要。司馬臺營城在周邊關寨中最大,級別最高,提調駐扎城里。而到了清代,邊關作用下降,清代《畿輔通志》上記,“司馬臺營城……有把總戍守”,由提調改為把總,軍事級別下降,兵馬削減,邊關作用弱化,直到最后消失。而古人留下的燦爛文化,時至今日還發揮著它的作用,會經營的人利用豐厚資源,建造了新的旅游景點。普通的攝影發燒友,甚至是驢友也獨鐘此地,風景優美,長城險峻,望京樓、仙女樓相望,流傳著美麗的傳說故事,即使冒險也樂此不疲。

唐家寨城堡距望京樓更近

望京樓下的司馬臺最為出名,但唐家寨城堡距望京樓更近。

深山多桃花梨花,唐家寨村如是。房屋旁、山坡上,梨樹遍布,枝枝丫丫,足有一二百株。梨樹品種不少,多是酸梨樹,果實不大,味道酸甜。還有沙果梨樹,生長緩慢,粗壯的要兩人才能抱過來,少說也有200多年。村里人說,小時看就這么大,幾十年了也沒看出長粗沒有。

過去秋季,京城街上果攤多賣酸梨,只是品像不好,賣不上價,人們習慣稱“爛酸梨”,既有成熟后變軟,也有便宜之意。現在這里可不同了,樹上掛著警示牌,“碰掉梨罰款一百元”,身價金貴。雖是冬季,樹葉落盡,而地上路邊還有遺漏,無人去碰。現在超市里很難見到酸梨。而這里滿樹秋實,不僅是景觀,還懸掛著回憶。

村里也有現代水泥建筑,蓋起新房,可供餐館住宿。近年人們關注長城,開發旅游,這樣偏僻的小山村才顯出特色。抬頭看,北面大山高聳,長城蜿蜒,望京樓已在頭頂,看得真切,位置西北,仙女樓相伴于側。這比在司馬臺看望京樓要真切得多,那里要望向東北。村里有小路可以上山,五六里遠,約一個半小時就能爬到山頂。這是當年古道,騎兵行走困難。近代人也是牽著驢馬翻山。現在由于司馬臺被攔截,許多驢友從這里攀登長城,觀看望京樓。

司馬臺村門樓上精致的舊磚。攝影:高文瑞

路邊立有長城碑牌——唐家寨城堡,不見城墻。城墻在新中國成立前就拆得只剩基座了,城堡只一座南城門。城門大約有五尺寬,一人多高,新中國成立后又逐漸拆沒了。

當年在此處修建城堡,主要不是屯兵,而是圈人,避免修長城的勞工跑掉。村子附近有四五個磚窯,可取土燒磚。平時修筑長城,搬運建材便利,戰時守住路口,也可發揮作用。

李姓是村里大戶,從山西大槐樹下遷到新城子。一開始有兩戶,為李普青家和史文忠家。家譜上寫著明初洪武年間九月遷來,如今已有二十代了。遷到此處時,每戶蓋三間房,先給一個月口糧,還有碾子、磨、毛驢等生產工具,再提供三年口糧,以便開荒種地。后來“懷”字輩的祖上從新城子遷到唐家寨村。每年給朝廷交5升小米的稅。按老人說已經五代了,算起來有一百多年,正是清代晚期。村里大姓有:李史鄭王。王家來的可能要早些。唐家只有一戶。后來李家來了,成為大戶。

村里房屋遭過洗劫。日本鬼子曾來到村里,把房子都燒了。現在的老房子是新中國成立以后蓋的,樣子還是傳統建筑結構。城南門內曾有棵大槐樹,要兩三個人抱過來。1980年前后伐倒了。城外有九神廟,是道教,不多見。有人寫過故事,據說與九仙神女有關,還與戰爭有關。城外北面有一口井,古時多在那里打水。城外西南還有一口井。現在每家都有自打井。井水礦物質多,口感不錯。村里有80多口人,常住40多口人。城堡里住的少,大多數住在城堡外。

唐家寨是自然村,屬巴各莊村管轄。巴各莊是大村,下轄七個自然村:巴各莊、搭梁地、唐家寨、后峪子、后莊子、良西、下窩鋪。村子之間相距不遠。巴各莊現在屬新城子鎮,過去軍事上屬古北口管轄。明代以將軍臺(今小口村)為軍事分界,東邊屬曹家路,西邊屬古北口。巴各莊村距司馬臺很近,小路只有三四里。當年司馬臺戲樓唱戲,巴各莊能夠聽到。

村子為何稱唐家寨?明代成書的《四鎮三關志》上有記,司馬臺東面有兩座城堡:“鴉鶻安砦,洪武年建,通步,緩。盧家安砦,洪武年建,通步,緩。”這是從西向東排列。光緒《順天府志》則從東向西記起,有盧家安砦和鴉鶻安砦,且引《三鎮邊務總要》:鴉鶻安山也是山口重地,距司馬臺四里。

按志書記載,這一帶應有兩座城堡。當地老人說:唐家寨村西二三里路是后莊子村。村北有山溝叫史家溝,也是進山小路,可以去望京樓長城。溝里貼近山腳處有一小城堡,很早就拆沒了,叫破城子或坡城子,現已淡出人們視線,也無長城碑牌。

光緒《順天府志》在屯鎮中說:“舊有鴉鶻安,盧家安。碣石叢談云,密云縣有鴉鶻安、盧家安。”并引用《說文解字》:安止也。而當地人解釋“安”字為高平處。兩個村子在成書時已“無此二屯。”堡寨作用消失后,居民逐漸散去,此地曾有一段時間空曠。之后才來了人家居住,與老人的記憶相符。

筆者推測,后莊子村處于唐家寨村與司馬臺之間,符合志書記述,應屬于古北口路18座關塞之一。盧家安砦在東,鴉鶻安砦在西。按照位置,唐家寨應是古時的盧家安砦。如老人所言,村名因有一戶唐姓而得名,或因繁體“盧”與“唐”字形相近,導致書寫有變。村名不去細考,兩座城堡尚存于古人記述與老人的記憶之中。

司馬臺段長城以險、密、奇、巧、全著稱,每年都吸引不少游客去觀光。其實,除了長城的壯美外,長城腳下的這些小城堡,也是長城文化的一個側記,值得人們慢慢探索。

(原標題:司馬臺旁城堡多)

 

來源:北京晚報

流程編輯:TF017

相關閱讀

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來源: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,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,轉載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北晚新視覺網”,并附上原文鏈接。

二、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(作品)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。

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,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新視覺·新媒體

  •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
  •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
  • app北京晚報APP
  •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
  •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
凡人传说分神丹
股票分析师招聘 足球国际赛是什么 单机版麻将游戏 中国中车股票 四场进球历次开奖结果 闻喜配资 2018亚冠冠军 快乐12分钟开 股票配资平台一直牛 云南11选5 十点配资 中国足球女裁判名单 吉林省快3 兴业银行股票 欢乐真人麻将赢话费 北京麻将机专卖